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学习园地» “教考分离” 的静水深流

“教考分离” 的静水深流

“教考分离” 的静水深流

——吉林大学试点实施“教考分离”模式

 

  “对于公共基础课而言,产生了不同学科学生试卷不同、试卷考察侧重点不同的情况,这种标准不同、难易不一的考察方式,导致考试缺乏公平,考试结果很难正确反映教师教学和学生学习的质量”。吉林大学注册与考试中心主任杨宝泉分析道。

  在推行“教考分离”模式前,吉大的高等数学和大学英语考试通常采用各学院临时指定优秀任课教师,根据教学大纲和本学院实际教学情况集中命题的方式。由此带来较多问题,尤其是本校学科门类众多,公共基础课量大面广,不同学部、学院、学科间课程要求不一,在研究生入学考试及入学以后,部分学生暴露出学科基础知识底子薄弱,很难跟上进一步学习等问题。

  “教考分离”顾名思义就是把教学和考试分开,任课老师不直接参与所任课程的期末考试工作(包括出题、监考、评卷、登分和质量分析)。学校严格按教学大纲教学,根据培养目标、教学目的及教学大纲,制定考核大纲,建立起一整套包括试题库、自动命题、阅卷、评分、考试分析、成绩管理等各种规章制度完备的教学考核管理系统。

  大学考试既是人才培养质量的评价方式,也是人才培养的重要环节,是促进教育公平、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的重要举措。“教考分离”是吉林大学两年前就开始探索的模式。

  “分”即“合”

  怎么实现“教考分离”

  “以往我们的公共基础课命题风险很大,命题老师的责任心与经验直接关系到试题的难易程度,几千人参加的考试很容易出现二三百人不及格的情况,这显然不符合教学评估的要求,没办法只能采取人为干预的方法。学校推进“教考分离”题库化考试对学院来说是一拍即合的事,它不仅能够有效减轻授课老师的负担,也让我们在教学工作中能够更多地关注培养学生创新能力。”该校机械科学与工程学院主管教学的副院长孟广伟教授说道。

  “教考分离”不是把教和考两个环节截然分开,更不是把两者对立起来。吉林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赵俊芳教授认为:“‘教考分离’并不是教与考主体的绝对分立,而是以教学大纲为前提,以一线授课教师为主力,在更大的场域(题库)中,实现‘教考结合’,有效提高考试的科学性、公正性与权威性。”

  吉林大学注册与考试中心先后协调相关学院组织骨干教师,成立由高水平教学专家和测试学专家组成的题库建设小组,成立由具有命题经验的骨干教师组成的命题、审题小组。其中,题库建设小组按规定题型设计了不少于15套题量的大学英语I级试题库和不少于20套题量的高等数学BI级试题库;经审题小组测评后,确定两套题库可分别组出百套以上具有大致相同信度、效度、难易度和区分度的考试题,以用于两门学科的期末考试。

  据了解,上述大学英语I级考试涉及37个学院,共9817人参考,高等数学BI考试涉及16个学院,共4450人参考。考前相关教学专家按预定设计程序分别组出符合考核要求的两份试卷,一份为考试使用,另一份作为备用考卷。从考试现场情况和考试结果看,学生心态平和,基本发挥出了应有水平。

  该校公共外语教育学院的张老师得知是“教考分离”的题库题时说:“英语考试之前就是类似于题库出题的模式,这次‘教考分离’确定后,英语考试更系统规范了。我赞成这一做法,对我们的教学是一种督促和监督,对学生而言则更加公平。”数学学院的王老师也持有类似观点:“学习高等数学需要理解知识精髓,‘教考分离’能够有效调动学生课堂主动思考、课后认真钻研的积极性,也能使老师在上课时更注重对学生的启发和引导,培养他们独立思考、深入思考的能力。”

  未知即认知

  如何检验“教考分离”

  为及时掌握学生对题库化考试的意见和建议,吉林大学注册与考试中心于2015年4月开展了为期三周的问卷调查活动。

  调查对象为2014级部分参加高等数学BI级和大学英语I级考试的考生,参与人数共计2900余人。调查问卷分为课堂现场发放和网络在线填写两种形式,采用不记名填写的方法,共发放调查问卷3000份,收回有效调查问卷2910份。内容涵盖11个大方面,包括题库化考试学生的态度,考试难易程度,题库化考试后的压力变化,考试内容是否基本覆盖了教师讲授的所有知识点,本次题库化考试内容与授课教材是否有较强的关联性,实行题库化考试能否对教师的课堂教学有改善、促进作用,题库化考试是否体现了考试的科学性、客观性与公正性等。从调查结果统计分析来看,实施“教考分离”的题库化考试得到了绝大多数学生的赞成。

  为此,吉大在校园中进行了一次随机采访。该校新闻与传播学院14级本科生顾泽惠认为:“‘教考分离’让我们觉得考试更公平了,老师不知道考题内容,更能调动我们学习的主动性。”同专业的唐雯说:“上大学后我对学习有点怠惰,但是‘教考分离’让我无形中有了前进的动力,上课更专心,觉得知识很有趣,现在课下我们常常一起读英语课文、互相听写单词。”

  除了大学英语以外,高等数学的“教考分离”模式也受到了大多数学生的肯定,该校物理学院14级本科生孙乾淞说:“我一直很喜欢数学,‘教考分离’很公平,学数学更有积极性了,感觉自己的长处得到了发挥,获得更多自信。”

  对“教考分离”的题库化考试模式吉大学生已经熟悉,“老师课堂上就告诉我们期末他不出题,也不知道出什么题。”该校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13级学生刘璐说。“当时就觉得既然老师也不知道出什么题就自己学吧。”同为计算机专业的14级学生孙嘉良更赞成将“教考分离”模式推广到专业课等其他学科,“我觉得教考分离适合在知识点很多的专业课考试中推广,这样可以改变我们被动接受知识的心态,锻炼提取知识重点的能力,潜移默化地促使我们全面学习理解知识体系,从而提升专业素养。”

  困难即动力

  怎样完善“教考分离”

  题库建设资金不足、题库测试需多部门配合、部分师生不理解教学改革意义等实际困难和问题是“教考分离”模式改革中遇到的重重阻力。

  尽管“教考分离”对改善教风学风、保证课堂教学质量和调动学生学习主动性有着很好的促进作用,但从调查问卷与访谈情况来看,个别学生和教师对题库建设表示了一定的担忧与不解,一些学生担忧授课教师不再有自身讲课特色,题库建设可能受人力和财力所限不能及时更新,试题组的专家出题偏离教学实际,考题太难而不及格率上升等。同时,有的授课教师则担心题库建设后学生对授课内容失去兴趣,学生出勤率下降等问题。

  面对这些问题,题库建设小组和命题审题小组在2015年7月的高等数学BⅡ级和大学英语Ⅱ级的题库建设中,进一步完善了试题的难易程度和知识点结构,使试题更接近教学实际,考试结果更趋客观公正。

  吉大“教考分离”模式试点工作是一场“静悄悄的变革”,虽然取得了初步成效,但后续的分析和总结仍在进行之中。前不久,注册与考试中心联合已经参与的相关学院分别申报了教务处2016年度本科生教改项目,经专家评定全部列为本年度重点项目,此项教学改革将会更加科学地继续下去。

   校长观点

  李元元 吉林大学校长

  教与学的有机统一

  全面深化教育教学改革是时代进步和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也是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抓手。近两年来,我们积极探索“教考分离”模式,并以此作为新形势下推进教育教学改革的切入点,初步实现了以考促教,以考促学,以考促公平改革目的。“教考分离”的实践意义在于:作为考试规范化的一种较为有效手段,既能调动教师教学的主动性,又能促进学生学习的自主性,充分贯彻了教学相长的原则。“教考分离”有利于调动师生教与学两方面的积极性;有利于促进教师改进教学方法和教学手段,总结教学经验,提高教学水平;有利于端正学风和考风,引导学生自主学习,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我们通过“教考分离”的题库化考试改革,试点先行,稳步推进,创新性地实现了教与学的有机统一,为提高人才培养质量营造了良好氛围。总之,我们的教育教学改革永远在路上!

  

【阅读思考】

  大学考试具有很强的评价功能,它可以检测和判断大学的人才培养目标与人才培养方式的吻合性,以此总结和解决教、学中的问题;当然,大学考试也具有很强的导向功能,考试形式、内容会影响学生的学习方式、知识基础、思维惯性甚至可能影响大学的培养目标。因此,在考试的具体环节里,要在保证考试公平公正科学的同时,时时关注考试方式、考试内容与大学教育质量、培养目标的一致性。